记忆碎片

几天前的一个下午,我正在码代码,突然有个人加我的微信,好友申请里的名字我有点印象,是一个同事,已经很久没见过了。 和我一样,他也在研发部门,不过我们不在同一个小组,交集很少。

月全食

今年实属没什么收获。三大流星雨有两个都伴着大月亮,没有什么彗星,日偏食远在新疆,那里的人们都被封在家里。日偏食那一天晚上,有个朋友发了个朋友圈,“本来今天我应该在新疆的沙漠里,拍完了日偏食,现在猎户座已经升起”

最近的一些图

本来打算国庆好好拍点图,今年过了四分之三还完全没有拍过银河,北极星电动云台也还是吃灰状态。最终去了父母那里,疫情之下的出行真的很麻烦。

最近的一些图

CDN又坏了

之前因为访问速度问题,从Cloudflare切换到了一个叫速云的CDN,国内的访问速度很快。 不过大概因为是小公司的产品,而且我是免费用户,觉得这个CDN不太稳定。用了一两个月之后更换了官网,之前的配置全部丢失,导致我的BLOG无法访问。 我在新官网重新注册了用户,

夏日完结

也是些杂谈,说到哪算哪。 前段时间很暴躁,也很疲惫,体重也有些减轻,

夏日完结

又是一个夏天。 今年格外炎热,我也格外忙碌,因为工作上的琐事暴躁不已。直到有一天看到蓝天中不断长高的积雨云,

夏

一点露营装备

因为疫情的关系,今年露营相当火爆,听说牧高笛的股票涨了很多,最近还和摇曳露营出了联名款。 我和小羽以前买过一些露营装备,

一点露营装备

岑卜村的萤火虫

梅雨季节没有繁星,于是去寻找夜之精灵,这次回到了岑卜村,故地重游。 这周末没什么事,周六在家里打扫卫生,等待小万万和小羽回来。周日早期陪群友薛哥去星光喜提A7IV,本来这种活动我是不太参加的,但是疫情当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