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全食

今年实属没什么收获。三大流星雨有两个都伴着大月亮,没有什么彗星,日偏食远在新疆,那里的人们都被封在家里。日偏食那一天晚上,有个朋友发了个朋友圈,“本来今天我应该在新疆的沙漠里,拍完了日偏食,现在猎户座已经升起”

最近的一些图

本来打算国庆好好拍点图,今年过了四分之三还完全没有拍过银河,北极星电动云台也还是吃灰状态。最终去了父母那里,疫情之下的出行真的很麻烦。

最近的一些图

又是一个夏天。 今年格外炎热,我也格外忙碌,因为工作上的琐事暴躁不已。直到有一天看到蓝天中不断长高的积雨云,

夏

岑卜村的萤火虫

梅雨季节没有繁星,于是去寻找夜之精灵,这次回到了岑卜村,故地重游。 这周末没什么事,周六在家里打扫卫生,等待小万万和小羽回来。周日早期陪群友薛哥去星光喜提A7IV,本来这种活动我是不太参加的,但是疫情当下,

春日已至

被老谋子冬奥会开幕式上的倒计时所打动,立春了,写写最近的事。 十月照 元旦给小万万拍十月照,这段时间感觉他成长很多,已经开始萌发自我意识,再也不会乖乖地任我们摆布。索性不再布景,为了表现出他长高了,

春日将至

12月的一天,刚入夜,在公司加班。说是加班实际上只是配合厂商做一些联调,主要工作并不在我,

春日将至

光之轨迹

这次又是陆家嘴星轨,只不过换了个地方。 中秋节,天气总算好转,顾不上月光的影响强行出摊,也正好测试一下月光对拍摄星轨的影响。 本来打算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拍摄月落。去年中秋拍摄圆月失败的惨痛经历告诉我,要拍趁早,即使月亮不够圆也比拍不到要好。

佘山的日与月

有点后悔,以前住在松江时没有花时间去拍摄佘山的日月出落。现在跑一次光路上就得花费将近两小时。 国庆期间,趁着无敌的好天气和假期,起早摸黑地拍了佘山的日出与月初。手法还有些问题,教堂的模型也不够准确,不过得益于山顶漂亮古朴的教堂,还是可以一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