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点露营装备

因为疫情的关系,今年露营相当火爆,听说牧高笛的股票涨了很多,最近还和摇曳露营出了联名款。 我和小羽以前买过一些露营装备,

一点露营装备

岑卜村的萤火虫

梅雨季节没有繁星,于是去寻找夜之精灵,这次回到了岑卜村,故地重游。 这周末没什么事,周六在家里打扫卫生,等待小万万和小羽回来。周日早期陪群友薛哥去星光喜提A7IV,本来这种活动我是不太参加的,但是疫情当下,

显示器复活

我现在使用的显示器是优派的VP2768-4K,2018年双11购入,看重它宣传的硬件校色...实际并没什么用。 之前提到过,它在封闭期间挂掉了,无奈只能用电视修图,修出来的图在手机、笔记本上看起来完全不同,肥肠痛苦。

久违的彩虹

6月3日,刚上了两天班,又开始了端午长假。去了爷爷奶奶那里...三个月没见了。 最近奶奶总是说不舒服,腿脚无力,昏昏沉沉,去做了B超又没查出什么问题。后来验血发现是平时吃太清淡缺少钠和氯,

放风

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用这个词,已经不记得这是封闭第几天了。 最近挺忙的,从早到晚再到深夜,睡觉、做饭、码代码。好处是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,总算从不用再过多地关注稀烂的上海政府。有活干也起码能照发薪水,

家门口的夜空

没想到有一天会在家门口拍摄夜空。 最近小区已经从封控区变成了防范区,但仍然在封闭状态,只能在小区里逛。好不容易能自己拿快递了,

家门口的夜空

骤雨

难以置信,上海居然封了那么久。 每天在负面消息的漩涡中挣扎,即使知道其中一部分是谎言,也逐渐放弃了抗争,如筋疲力尽的泳者,任凭浪涌将自己带去未知的深渊。 13号那天,下起了大雨,大概是天空在哭泣吧.

还寒

最近,下了好一段时间的冷雨暂停,天气很快转暖,每天基本都出一会太阳,小万万总算可以出去玩了。

还寒